硫烷烃

兔子不吃窝边草(一)

#新人ing,在努力刻画刀子精们~

#我流刀与我流婶,不喜勿喷

 

今天本丸里的天气很好,不冷不热还有轻快的微风吹拂,阳光温暖和煦,一群平安老刀们仿佛相约好了一般在廊下悠闲地喝着茶吃着点心。

 

在某只搞事鹤看来,如此晴朗美好的一天简直就是搞事的最佳时光啊!

 

那么,今天该准备一份什么样的惊吓呢?又要送给谁呢?真是,跃跃欲试啊!

 

转了转鎏金的眸子,这只作死不嫌事大的鹤轻盈地翻上屋顶,几个转身就不见了踪影。鹤自有他自己的道路,方便他在整个本丸内恶作剧不是吗?

 

审神者今天倒是难得起了个大早,不打算浪费这难得的舒适时光,愉快地决定了要到每天喝茶装傻的心机刀们那去蹭杯茶再好好尝尝光忠新做的茶点,前几天可是特意收集了不少菜谱呢~啊~真是期待呢~

 

要说不愧是本丸(一家)之主嘛,气运果然不错,审神者就偏偏在这时候好巧不巧地看见了正蹲在屋顶上苦苦思索恶作剧的鹤丸。

 

啧,看这只鹤的样子,肯定是在准备恶作剧吧,唔,打招呼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免得被这只鹤盯上。

 

可惜,审神者不想有什么额外的惊喜不代表某只白得发亮的鹤会这么想。

 

人生还是需要一些惊吓啊,如果竟是意料之中的事的话,心会先于身死去的吧。哈哈,今天的第一份惊吓就送给主君吧,鹤正好有一份准备了很久方案呢。鹤丸好心情地想到,甚至还就着趴卧在屋顶上的姿势冲着正打算开溜的审神者狡黠地笑了笑。

 

唔,不祥的预感。感知敏锐的审神者立刻用“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的眼神望着几个纵身从屋顶上飞越到面前的搞事鹤,“鹤丸我跟你讲接下来一个月的马当番值班表还是空着的,你......”

 

“如果,我知道有一天我会这么爱你,我一定对你一见钟情。”鹤的眸子就好像一对精巧的酒盏,恰到好处地盈满了阳光酿成的酒液,仿佛还在散发着一丝丝醉人的清浅香气。

 

“你???!!!......”

 

“别问我为什么那么爱你,如果我知道为什么,我就不会爱你了”银白细长的睫毛眨了眨,简直就要眨到人的心里去。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一滴冷汗悄然没入鹤的脖颈。坚持住,这可是千辛万苦才弄到的作战计划,现在这个时机用出来刚刚好!

 

“......”依旧是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难道是所谓的颜值不够?不对啊,就算是比起光忠,我也是十分帅气的呢,不知道多少演练场的小姑娘夸我好看来着。

 

“......”死一般的寂静。

 

噫噫噫主君不说话接下来一步该怎么走来着??!!糟糕计划上没写!!

 

就在这时候,鹤丸发誓他看到了主君眼里一闪而过的不怀好意,幸灾乐祸等等等等,心里立马知道要糟。可惜之后当他想解释的时候没有一把刀愿意听他解释。

 

唉,刃与刃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啊!!

 

“嘤嘤嘤嘤嘤,papa!爷爷!太姥爷!!!”审神者一个转身就敏捷地从走廊上溜走了,向着平安老刀们那里轻盈地奔去。

 

没错就是轻盈地奔跑,因为既要做到迅速从愣神的鹤丸面前开溜,又要能够在这一段并不算太长的路途上吸引其它付丧神的注意力,最后在停下脚步时还要能够保持足够的娇弱女子姿态,包括但不限于楚楚可怜的眼神,要落不落的泪珠。

 

“哎,主君!”糟了,事情似乎往一个奇怪的角度发展了啊,怎么有一种强烈的不详感呢?

 

总之当一路都表现出了极佳表演水准并且最终到达一排廊下喝茶撸猫逗鸟哈哈哈的老刃面前时婶婶便是一副完美的梨花带雨的模样。

 

“呜呜呜呜,鹤,鹤丸他,他说了好奇怪的话啊呜呜呜呜呜,爷爷,太姥爷,啊,还有小夜,救,救命啊呜呜呜呜。”

 

真的是使出了毕生的表演精力了啊。

 

“如果寻求复仇的话,就用我吧。”小夜抬起脸蛋,认真地道。全然不顾手中只咬了一口的柿饼。

 

啊,不行小夜你这样太可爱了实在是在考验我的演技啊!!不行,坚持住!!!

 

“主君有什么事,不妨细细道来。唔,先来喝杯茶如何?”

 

“哈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嘿嘿太姥爷我相信你是我这边的,还有三日月你哈哈个头啊哈哈,不赶紧部下陷阱叫我如何甘心呢?

 

“我刚刚只是觉得天气很好所以想出来散散步的,没想到突然就遇见了鹤丸,更没想到鹤丸他,他居然说了一些特别特别奇怪的话!呜呜,鹤丸他该不会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吧?哇啊真是,真是太可怕了”

 

躲闪的眼神,含糊不清的话语,饱含惊吓的表情,嗯不错,奥*卡欠我一座小金人。

 

“啊,papa不在这里吗?我,我去找找好了,就,就先走了。回,回头见”

 

偷偷往身后望去的惊恐目光,结结巴巴的话语,还有找papa的举动,唔,我相信你们会给我点惊喜的对吧?嘿嘿嘿嘿。很好,陷阱已经部下,该撤退了。唔,接下来不如去找大俱利一起撸撸猫?

 

“主君的举动有点不大寻常呢,会是发生了些什么事呢?”莺丸捧着杯茶,缓缓说道。

 

“哈哈哈,确实呢,小姑娘平常不会这么慌乱呢。”三日月依旧是那副悠闲的样子,还很有心情地抬起那宽大的袖子掩住半张脸庞发出了标志性的笑声。

 

“可是,主君刚刚哭了啊。”小夜皱着眉头,认真地说到,“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帮主君复仇的,嗯,一定会的!”

 

两把老刃闻言俱是动作一滞,哭?唔,这倒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哈哈哈,那么,这倒是值得好好调查一下了。”三日月眯起了那双狭长的双眼,笑得颇为人畜无害。不过要是审神者本人站在这里,一定会在心里暗暗叫道老狐狸。不过不得不说,就算是老狐狸,也是一只美貌逼人的老狐狸啊。

 

一刻钟不到的时间,鹤丸的举动已经传遍本丸了。

 

所以说,永远不要低估短刀们的机动与侦察以及本丸内成员的八卦之心,当然,这也和审神者自己“一不小心”透露出来的情报有关。

 

 

“长谷部殿已经暴跳如雷了,喊着要压切了鹤丸。光忠殿这次也不再护着鹤丸了,说是尽管处置,只要还留一口气就好。目前关于鹤丸的手和场预约已经排到一个月之后了,名单包括了,嗯,大部分的本丸成员。”药研正在天守阁里向婶婶汇报着早上鹤丸事件的后续。

 

“哇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就是所谓的自作孽不可活了吧哈哈哈哈哈”

 

“大将,好歹也注意一下形象啊,这副样子可以说是毫无威仪可言呢。”药研看着正抱着枕头在地板上打滚的审神者,无奈地说到,“不过这一切都很符合大将您的预料呢。”

 

“嘛,算是吧,一个月的马当番变成了手和,倒也很适合鹤丸哦~不过这可不能怪我呀~谁让鹤丸偏偏找我来实施这个愚蠢的恶作剧呢?其实我倒是很期待他把这招用在三日月身上,真是可惜了啊。”

 

“可是大将是如何判断出那其实是一个恶作剧呢?”药研依旧是那副一贯的冷静模样,一言就指出了关键,“哪怕我并不擅长风雅,也能看出来鹤丸的那两句话确实,”似乎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来形容,停顿了一会才道,“甚是风雅。”

 

“嘛,关于这个啊,”婶婶把头从枕头里抬起来,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难得好奇苦难的短刀,答道:“其实那两句话我都看过呢,分别来自两本不同的书中。”

 

“都是从书上,直接?”

 

“没错,就是直接从书上照搬下来的啊,还是从我这里流传出去的书呢。噗,也不想想看我听了后就不会觉得耳熟吗?”这下子审神者又忍不住笑意了,在地板上滚了好几圈才勉强停下来。药研也只好无奈地在一边看着,等着审神者自己冷静下来。

 

“不过,就算是从别处找来的话语,也未必?......”

 

“其实呢最关键的并不是那些话。”审神者略顿了顿思考了一会才继续说到:“虽然鹤丸总是热衷于恶作剧,并且屡教不改,无论是马当番还是光忠都制不住他,甚至还越来越有兴致地继续扩大他人生的惊吓事业,不过,”婶婶以手撑地,略直起了身,收起了脸上的戏谑,“不过啊,鹤丸其实是一个非常可靠、通透、坚毅,嗯,非常有男子气概的家伙。”

 

“没想到大将对鹤丸的评价这么高呢。”药研的眸子里速度极快地划过了点什么,婶婶也没怎么注意。

 

“不过大将还是没说清楚呢,究竟是如何看待鹤丸的这次,恶作剧呢?”

 

这下子婶婶终于完全坐起来了,下巴顶在了怀里的抱枕上,歪了歪头,思考了会说:“我想呢,鹤丸这个家伙啊,如果他真的是想要告白的话,那么,他或许不会在意时间、地点,但说出口的话,一定会是饱含深情、深思熟虑的。”看了一眼一旁正襟危坐的粟田口短刀,又忍不住微笑到,“今早上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未免也太随便了,并且虽然他极力掩饰了,但是他身上那一股恶作剧时的得意,欣喜气息怎么也遮掩不住呢。”

 

“所以嘛,完完全全就是个恶作剧呢。”

 

“原来如此,吗,大将倒是看得开呢。”

 

“啊呀,其实我也是有受到了惊吓的啊,既然如此,那么回馈给鹤丸一点小小的惊吓,哦不,应该说是惊喜,也是应该的嘛。嘿嘿,这个就叫礼尚往来嘛。”

 

药研忍不住轻轻低笑了声,大将这性子,还真是......

 

“啊对了,药研,你特地来找我一趟不会是为了这点小事吧。”审神者接下来倒是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坐在桌前准备开始处理事务了。

 

“这是这一周内本丸的资源报告表,内番完成情况以及战绩。”

 

“啊,内番情况不怎么令人满意呢。还有......”

 

 

当终于处理完过去一周事务从天守阁出来后,药研轻轻带上了审神者居所的门,脚下一转,便向手和场走去了。至于那份关于鹤丸的手和场申请名单,嗯,这种小事就不必大将亲自一一过目了。话说关于这份名单,里面有一些家伙似乎该更加注意一下呢。

 

 

 

“啧,就算当了千多年的刀了,化为人形才多久呢,拜托,这种绝大多数人也搞不懂的情情爱爱哪是那么轻易就能碰的东西啊。啧,真是的。”在终于安静下来的屋子里,审神者忍不住嘟嘟囔囔地抱怨道。

 

“再说了,我可没那么自恋好吗,更何况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这点操守我还是有的呢。啊,果然,当保姆什么的最累了,尤其是是当一群刀子精的保姆。”

 

后话#

至于鹤丸在这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有多惨,嗯,反正婶婶在这期间是没有怎么见过他了,连饭点都没出现过几次呢。所以善解人意的审神者也就顺着大家的心意没去过问鹤丸的情况了啦~

 

 

                                                                                                         

其实这篇写的并不是乙女向,只是刀刀们在争宠而已。我一直认为他们成为付丧神根本就没多久,拥有了身体后也依然保持着刀子精的思考模式啦~

 

这篇文删删改改了很多遍,关于刀刀们想要说的有太多太多结果真的写出来的时候总觉得没能表达出来万分之一!总之,能发出来也是在鼓励我自己再多下手多写一些他们的故事。我的刀刀们值得最好的!

 

最后,求小心心小蓝手求评论!!收到鼓励后我会更加努力地写文的!!!

 

 

 

 


高考就到了啦~身为前辈的我,啊呀得有点表示呢。
祝君武运昌隆哦~~
and这就发我的第一篇文!!加油干啊!